釉色莹润,由钧瓷大师王现锋主理的正玉钧窑以一句简洁明了的“正玉钧窑,玉润天下”的宣传语而驰名钧瓷界;器型精巧,《马踏飞燕》《玉逍遥》《滴水之恩》等工艺难度极大的钧瓷器型,为王现锋的作品打下了独具特色的个人标签。

王现锋老师个人照
王现锋老师个人照

  在繁忙的钧瓷创作之余,王现锋还不断参与学术交流、作品研讨和作品推广等活动;在不断提升个人艺术创作水准的同时,将钧瓷文化推向更高的舞台。初冬时节,在神垕镇正玉钧窑,记者与王现锋谈钧瓷、聊文化。

  “创作钧瓷,我们要对钧瓷文化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和认知。钧瓷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。这个基本的概念可以分几个方面来说:一是钧瓷文化是中国千年厚重文化的基本反映,包含很多文化精髓;二是钧瓷文化是中国和谐包容民族情结的具体体现;三是钧瓷文化是中国崇尚自然、追求天道的具体实践;四是钧瓷文化是中国文化不断开拓、不断发展的具体表现。先人通过不同的器型和釉色展现出这种精神,如《出戟尊》的尊贵典雅,《鸡心碗》的婉约灵动,天青、月白等釉色更是自然界中不同景象的直观展现。天人合一、道法自然这些中国古代哲学在钧瓷上都能够得到反映。”王现锋说。

《盛世祥瑞鼎》
《盛世祥瑞鼎》

  在王现锋看来,钧瓷的烧制与其他瓷种有着共同之处,如高温、窑炉等。但钧瓷创造性地将铜元素作为原料,开创了一个釉彩万千的世界。“钧瓷的窑变,既包含物理变化,又包含化学变化。钧瓷行业的先人为后来者开创了一个有别于其他瓷种的新世界,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将钧瓷艺术发扬光大。”王现锋说,钧瓷艺术端庄、简约、质朴、自然等特质,需要继续保持并不断发展。钧瓷从业者要有一种使命感,传承、弘扬钧瓷文化。

  “我们传承的不仅是以前的钧瓷烧制技艺,而且是钧瓷的‘精、气、神’。前辈的制瓷精神鼓舞着当代钧瓷人不断突破,展现文化自信。钧瓷创作需要设计性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怎样在作品中体现出设计性?这就需要创作者拥有厚重的文化积淀,进行深入的思考与探索。”王现锋说,优秀的钧瓷作品需要承载文化,需要展现新时代、新气象。

《承运鼎》
《承运鼎》

  “以传统文化为根基,钧瓷创作的内容和形式可以说极为广泛。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,并以钧瓷的形式将这些抽象的智慧呈现出来,是我一直以来的努力方向。”王现锋说,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,书画、青铜器、玉雕、木雕等艺术门类都可以为钧瓷创作提供好的思路和灵感。

  只有了解钧瓷文化的魂与根,才能做到有的放矢。

《马踏飞燕》
《马踏飞燕》

  以王现锋近年来创作的作品为例,《马踏飞燕》灵感来源于东汉青铜器,其造型一直被视为中国古代高超铸造业的象征。王现锋在泥料、釉色、成型、烧制等方面进行了大胆试验和创新,重新设计泥的配方,使之能适应更高的烧制温度。该作品展示了骏马矫健、腾空而起的英姿,体现了力量之美、动感之美。

玉逍遥
玉逍遥

  《玉逍遥》以一匹饮水思源的宋代名马为原型,膘肥体壮、胸部宽平、肌腱隆实,四肢强健有力,身体比例协调,釉色分布得恰到好处,神态悠闲自得,张嘴欲舐前蹄,嘴与蹄似触未触,将之置于桌面,重心平稳,体现了精湛的烧制工艺。

  在王现锋的引领下,正玉钧窑的钧瓷釉色自然天成、如冰似玉、层次分明、过渡自然,从而形成强烈的色差对比,把五彩渗化、自然天成的窑变艺术推向新的高度。在窑炉的研究上,王现锋顺应时代发展,使用一种用热煤气烧制钧瓷的设备,既保留了传统煤烧钧瓷的固有特点,又具有液化气、天然气烧制钧瓷易操控、成品率高的优点,可实现无匣钵烧制钧瓷。

《鸿运石》
《鸿运石》

  从展现钧瓷艺术到发掘钧瓷更广泛的设计空间,王现锋不断探索钧瓷发展的全新路径。

名窑钧瓷网,http://www.jolieswim.com/